载入中。。。

载入中。。。

公告

载入中。。。

文章

评论

留言

连接

信息

登陆

搜索

2017/11/8 11:02:00
《急诊科医生》,观剧随谈(4)

  一个医药公司研制的一种新的溶栓剂有很好疗效,但是也导致了病人提前死亡的个别病例。医药公司希望将此药推向市场,这将会带来巨大利益。他们为了“扫清障碍”,希望当时对死亡病人做出鉴定的专家改意见。最后所有专家都改了意见,只有何建一坚持不改。药方律师动用了各种手段,何建一始终不改变。无疑何建一是很正直的!
  一个人贩子在被警察追捕时竟将抱着的孩子扔出去,导致重伤入急诊,该人贩子拒捕、袭警也被警察用手铐击成重伤而入急诊。在急诊科,那名警察由于愤恨禁不住又要上前追打这个人贩子,被何建一制止。该警察被举报暴力执法。他找到何建一,希望何建一不要做他追打人贩子这个证明,也就是做他没有追打人贩子这样的假证。他认为,自己是一个好警察。这个人贩子太可恨,竟然把拐卖的孩子扔出去致重伤,孩子的父母悲伤得死去活来。但是,何建一没有答应。何建一并谈了一个过去的经历,说两个警察和一个罪犯搏斗,均重伤入急诊。由于罪犯的伤重,何建一先为罪犯做了手术,他的学生生气一个星期没有理他。他的意思是,他是医生,在他眼里只有病人。即使是罪犯,他也要公正、公平地对待。对罪犯进行审判是法庭的责任,他的职责是将罪犯活着送上法庭。
  但是,当警方来调查该警察是否暴力执法时,何建一却说没有看到该警察追打人贩子,并暗示姜晓琪去知会其他医务人员,也不要说该警察追打人贩子。
  在这个过程中,我难以抑制内心的悲伤,泪流满面。
  题外的话——我早已希望找到悲伤的实质。悲伤的真正内容是什么?借助这个机会,体会到了悲伤的另一个内容,这个圆算是画满了。说真的,每一种语言(如我们的汉语)都有与另一种语言不同的概念,这可能是翻译家的困难之一。当然,像悲伤这样的概念,或许在任何语言都差不多。因为在人“悲伤”的时候,它的两个内容总是要相伴出现的,这种情绪很典型,地球哪个位置的人也很容易对此形成一个特定的概念。中国人这样,非洲人也这样,欧洲人无疑也是这样。想说的是,有时候语言早已形成的概念害死人。



发表评论:
载入中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