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"blogname">载入中。。。</span>
载入中。。。

All that's beautiful drifts away like the waters ——W. B. Yeats
载入中。。。
Modisied by Leslie-Cheung.com
 
2017-6-27 21:26:00
“笑眯唿”这个表情(4) 
 
    [没写完就没消息了,这不太合适。不是不负责任地放在一边了,的确是需要时间和精力,而做这个开销有些困难]
  一次腿上起了几个红点儿,去某市级医院开药。以为是过敏,几片药也就解决了。但是,大夫说不是,这病不可小觑,需要输液。于是,我依计行之。不说具体原因了,总之只好请另一位大夫重新给开药,只好退掉前面的药,只好去找前一位大夫签字,但是他不给退。为了说明白,只好再提到一个细节,他不给退,与下面这件事也许有关,就是,当初他给开药时,要我去医院宿舍的某一家去买一种药,我没做任何表示,也没去。我不去,是因为我到市级医院看病,没有义务到医院的宿舍去布施。显然,那家自己配药,请同事或者请退休前的同事帮助推销。——总之吧,您不要说他可能是君子之腹,因为这种小报复在有些地方(只能这样表述了)很常见。总之吧,他应该给退,但是不给退。到这里,您明白我为什么这么久没有继续写,事情的确有些佶屈聱牙。
    其实退不退也不是顶破天的大事,关键是,他说:“你留着吧!”
  ……
  ……
    本地人明白,这是典型的本地人作贱人的一种方式。本地方言不叫“作践”,叫“糟蹋”(词典说读一声和四声,本地方言读四声和轻声。其实,本地方言读这个“糟”不完全是四声,有一个弯儿,而且把“蹋”读作ca)。为什么是作践人呢?您想,留着药做什么?您不明白?再举一例,一个人服刑期满,他去交付在监狱穿的罪衣。监狱公安说:你留着吧!请问,把罪衣拿回家做什么?
    我有些惊住了!我什么也没说,立刻站起来去医务科(记得是)。从医务科取得了退药许可,又回到他那里,他只好按程序办理,我立刻离开。
  到了这里,您就明白我为什么很久没有写,因为需要做这么长的交代。
  关键的内容如下——
  这市级医院的该个年长的医生(白衣天使)这么作践病人的时候,坐在他对面的一个“女的”(从外貌、气质、着装看,她像是一位女士)——显然是这个医生的什么熟人或者亲友——一下现出了“笑眯唿”的表情。
  ……

 
By 张正华  阅读全文 | 回复(0) | 引用通告 | 编辑

发表评论:
载入中。。。
 
Calendar

载入中。。。

Login

载入中。。。

Bulletin
载入中。。。
Recent Entries
载入中。。。
Comments
载入中。。。
Messages
载入中。。。
Information
载入中。。。
Links


Designed by Subdreamer Modisied by Leslie-Cheung.com